<acronym id="qicm6"><center id="qicm6"></center></acronym>
<sup id="qicm6"></sup><sup id="qicm6"></sup>
<acronym id="qicm6"><div id="qicm6"></div></acronym>

全國兩會15件提案集中遞交:限制一次性塑料餐具,遏制塑料垃圾!

2019-03-19  來自: 佰信(福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1211

全國政協委員鞏富文呼吁:將塑料餐盒納入“限塑令”


“十年前,一項自上而下的限塑法令正式生效,旨在遏制日益加劇的白色污染。然而,十年來,“限塑令”成效甚微。“當前迫切需要在制度上完善細化限塑令,在實踐層面上增強其執行力、強制力。”全國政協委員、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鞏富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呼吁。


擴展“限塑令”適用范圍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發布于2007年12月31日,簡稱為“限塑令”。鞏富文調研發現,作為一項自上而下的法令,“限塑令”并沒有深入到我國消費市場的各個角落。在“限塑令”實施過程中,盡管對正規超市的監督管理相對嚴格,但受益于塑料袋有償使用,兜售塑料購物袋成為不少超市的一項重要收益,“限塑令”淪為了“賣塑令”。


由于缺乏足夠的配套制度和鼓勵、懲罰手段,“限塑令”對減少生產和使用者沒有獎勵到讓其心動,也沒有對違規者罰到讓其心痛。


“限塑令”根據當時消費領域包裝制品的情況,僅僅針對塑料購物袋進行限制。近年來,隨著電商、快遞、外賣等行業發展,我國消費形態發生重大變化,塑料餐盒、塑料膠帶、塑料包裝袋的消耗量迅速上升,這些行業產生的“塑料垃圾”激增,在部分地方甚至已經超過超市、商場、集貿市場等傳統商品零售場所塑料購物袋的用量。


解決新行業產生“塑料垃圾”過多過濫問題已刻不容緩,應盡快將快遞包裝袋、塑料餐盒等納入“限塑令”的限制范圍,防止造成監管盲區。


明確各監管部門職責


各職能部門監管缺位,是導致“限塑令”沒有得到有效落實的重要原因之一。應進一步明確生產、銷售、使用各環節相關部門的監管職責。環保、質監、工商等部門必須在塑料袋生產的審批、監控、執法環節中出狠招、抓落實,不讓違規產品流入市場。質檢部門應當對生產不符合環保標準塑料袋的行為進行監管;工商部門、環保部門要對違規銷售、商品零售場所使用超薄塑料購物袋行為進行查處。


引導公眾改變消費習慣


“限塑令”頒布時,社會各界環保意識普遍不高,限塑令的頒布和實施沒有得到足夠的社會關注。“時至今日,人們環保意識大幅提升,但是公眾對于限塑令具體內容的了解還很有限。”鞏富文分析,大部分人知道大型超市提供的塑料購物袋是符合標準的,但不能準確判斷其他場所提供的購物袋是否違規,亟需要相關部門做深入的宣傳和科普。此外,限塑令的推行還需要公眾養成一 定的行為習慣加以支持。可通過政府補貼,在超市等地對使用環保袋的消費者給予一 定獎勵,可能會鼓勵更多人養成隨身攜“袋”的好習慣。


鼓勵社會組織參與限塑


未來的限塑,應當建立起一個從塑料袋生產、銷售到回收的完整生態鏈,而不僅僅是在消費端加收費用。事實上,隨著社會發展,我國企業社會責任意識不斷增強,環保公益組織不斷涌現,企業和社會組織參與環保的積極性日益高漲。比如,菜鳥、蘇寧等大型互聯網企業和圓通、申通、韻達等主要快遞公司均有相應的舉措推進綠色物流。


但毋庸諱言,當前,我國環保政策明顯落后于公眾環保熱情,許多環保公益組織想更深度地參與環境保護卻沒有足夠的途徑。政府與企業、環保組織之間的合作在方式、范圍、深度上都不夠,政府在鼓勵引導企業、社會組織參與限塑等環保活動方面的作用發揮還是很有限。

泉州生物降解塑料

湖南五位全國人大代表建議:國家立法禁止生產一次性塑料和泡沫制品


在今年全國兩會上,湖南代表團的全國人大代表、益陽橡膠塑料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工會主席兼總工程師金進堯等5位代表向大會提交了《關于立法禁止生產一次性塑料和泡沫制品的建議》。


《建議》指出,一次性塑料和泡沫制品包括農用薄膜、包裝用塑料袋和一次性塑料泡沫餐具等,這些塑料泡沫垃圾的高分子樹脂成分具有極強的穩定性,在自然界中很難降解,一般降解周期為200至400年。大量的不可降解塑料泡沫制品如塑料包裝袋、一次性餐具等在使用后被拋棄在環境中,形成白色污染,在一  定程度上對生態環境造成了不可逆轉的損害。


《建議》還指出了一次性塑料和泡沫制品的主要危害及現狀。


一是影響農業生產。農田里的廢農膜、塑料袋長期殘留在土壤中,影響土壤的透氣性,阻礙水分的流動,造成土壤板結,從而影響農作物對水分、養分的吸收,造成農作物的減產。土壤的惡化將影響農業的可持續發展。


 二是影響環境衛生。隨意丟棄的塑料和泡沫垃圾增加了環境衛生部門的工作強度和壓力,同時,在城市、旅游區、水體中散落的廢塑料和泡沫給人們的視覺帶來了不良刺激,影響城市、風景點的整體美感。此外,這些廢塑料散落在地面上,或隨風掛在樹枝上飄揚、或漂浮在水面,造成環境和視覺的污染,還容易散播細菌和疾病。


三是增加垃圾的處置難度。目前日常生活中廣泛使用的塑料和泡沫包裝袋、一次性塑料餐具等由于密度小、體積大、難分解,導致大片土地被長期占用,加劇了土地資源的壓力;而且,填埋后的場地由于地基松軟,垃圾中的細菌、病毒等有害物質很容易滲入地下,污染地下水及土壤,危及周圍環境。若把塑料和泡沫垃圾直接進行焚燒處理,將給環境造成嚴重的二次污染,不但產生大量黑煙,還會產生劇毒物質二噁英,污染大氣。若拋入海洋、河流、湖泊,則使水質變壞。


為此,金進堯等5位代表建議:


一是國內相關部門和部分地方政府已制定了限制生產和禁止使用的一些禁令,但效果不明顯,因此應在國家層面進行立法。


二是由國家相關部委組織專家組對產品進行分類,確定禁止生產和限制使用的范圍。可降解塑料技術是在塑料和泡沫的生產過程中加入一 定量的添加劑,如光敏劑、淀粉等原料,使得可降解塑料和泡沫制品在使用完并廢棄在大自然中暴露三個月后,可由完整的形狀分解成碎片,因而至少在視覺上改善了環境。但這些碎片并不能繼續降解,只不過是從大片變成小片塑料,對環境衛生的影響以及回收利用難度大等問題并不能得到完全解決,不能從根本上勝任消除白色污染。因此,除禁止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和泡沫制品外,立法也應涵蓋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制品。

泉州生物降解塑料

全國政協委員朱鼎健:加大整治外賣包裝垃圾污染力度

 

近些年,電子商務、線上消費帶來的快遞、外賣等“新業態”井噴式增長。據餓了么發布的中國外賣大數據顯示,到2020年,外賣市場的交易規模將突破7000億元。據國內三家主流外賣平臺公布的數據,全國外賣日訂單量約在2000萬單左右,這表明每天使用的外賣餐盒超過6000萬個,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蓋120萬平方米。外賣送餐使用的塑料袋、餐具大多是用聚丙烯、聚乙烯等難降解的材料制成,這給環境造成了嚴重污染。治理外賣包裝垃圾勢在必行。

 

全國政協委員朱鼎健建議,盡快將快遞、外賣所產生的塑料包裝材料全面納入監管范圍,完善相關法律法規、標準的制定,嚴格加強執法巡查力度,減少管控盲區,使其更加適應當前的經濟社會發展。由稅務部門研究出臺有關征稅辦法,針對一次性塑料制品征收消費稅。同時,以塑料垃圾為切入口,逐步構建起中國的“生態稅”體系,所謂“生態稅”是指具有調節與環境污染、資源利用行為相關的用于保護環境的各種稅收的總稱。構建“生態稅”體系,既能使所有環節的參與者共同分擔相應的稅費,也可作為《環境保護稅法》的必要補充。

 

研究出臺環保基金的征收和補貼細則。基金的補貼對象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從事廢棄外賣包裝塑料回收的企業,減少垃圾存量;一類是從事環保包裝技術開發的產學研項目,鼓勵盡快開發出 替代品。

 

外賣和快遞垃圾與居民的生活蕞為貼近,建議各大一線城市率先試點,以外賣平臺、餐飲商家和消費者為切入口,獎懲結合出臺措施。如對使用可循環餐具和包裝材料的電子平臺和商家實施綠色信用評級,給予稅收優惠;鼓勵平臺推出塑料餐具減量化的措施,對主動參與減量的消費者增加積分或返現;試行押金返還制度,使用一次性餐具需要繳納押金,送到回收點后可取回押金等。面對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新的污染防治問題,需要打出“組合拳”,完善政策法律,全鏈條式地防治,前端開發 環保替代品,中端減少使用量,后端科學處理回收。

泉州生物降解塑料

全國政協委員李靄君:“限塑令”升級迫在眉睫


今年兩會期間,圍繞“白色污染”,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常委兼聯絡部部長李靄君將提交《關于升級“限塑令”的建議》的提案,建議進一步嚴格控制“白色污染”,對“限塑令”進行升級。


李靄君在提案中表示,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裝不僅對生態環境造成嚴重污染,也對資源造成巨大浪費。自2007年“限塑令”推行以來,盡管商場、超市等對購物塑料袋進行收費后,使用量有明顯減少,但“限塑令”在集貿市場仍執行不力。此外,近年來隨著新業態崛起,十多年前的“限塑令”對網購中塑料袋的使用、快遞塑料袋包裝、外賣平臺不可降解餐盒、餐具等監管仍屬空白。


“限塑令”的目的是減少“白色污染”,但管制對象和管制范圍的局限使其達不到應有效果。她建議提高“限塑令”法律位階,將《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改為《塑料袋管理條例》,以加強法律強制性約束力。


另外,她還建議從源頭上減少塑料制品的生產量,對塑料袋的生產采取行政許可、總量控制等措施。所有生產的塑料袋必須備案,以便進行數據統計。通過總量控制,逐年減少塑料袋的產量,直至禁塑。減輕后期處理的壓力,相關責任方應承擔由此產生的法律責任,包括行政處罰或者環境公益訴訟。


她還建議進一步加強對集貿市場、超市、餐館、快遞和外賣平臺等使用免費塑料袋和不可降解餐盒、餐具的監管力度。網購大規模崛起是在2010年以后,這就導致其管制對象“商品零售場所”存在巨大的灰色地帶。網購平臺是否屬于“商品零售場所”范疇,是否受“限塑令”管制,在2007年“限塑令”中并無明確界定。


另外,其管制范圍“塑料購物袋”也有局限性,只對具有提攜功能的塑料購物袋收費,而超市中生鮮區消費者可隨意自取的“連卷袋”并不受“限塑令”管制,自從限塑令實施后,仍有很多消費者會隨意大量拿取連卷袋。應進一步擴大并明確“禁塑”監管范圍,加大對塑料袋使用的監管力度。

泉州生物降解塑料

佰信(福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專營 新分類 植物纖維改性 淀粉改性 吸管類 吹膜類 片材吸塑類 注塑類 等業務,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我們,聯系電話:18015838888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佰信(福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閩ICP備19005344號-1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
暴力强奷片在线播放_国产真实强奷_国产熟妇视频二区_d2天堂